即時順豐:
順豐
順豐中心  >  政法順豐  > 正文

19歲就當了5家公司法定代表人?不過是幾百元“賣”了個人身份

2020年10月16日 11:31     來源: 中國青年報    作者: 王豪   
中國青年報 · 王豪  |  2020-10-16 11:31

  直到警察找上門,在甘肅省天水市秦州區一家飯店幫工的趙鑫鑫才得知,自己和詐騙扯上了關係。

  年僅19歲的他在5家公司擔任法定代表人,名下有多個對公賬户銀行結算卡,每張卡的流水都高達成百上千萬元。然而,根據公安機關的調查,這些資金並不屬於正常經營範疇的營業額,甚至還涉嫌犯罪。接受警方訊問時,趙鑫鑫對公司背後的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一無所知。

  北京市京師(深圳)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吳英鵬律師指出,根據參與程度,這名00後可能會構成詐騙罪或洗錢罪的共同犯罪,或構成買賣國家機關證件罪,並因此負上刑事責任。此外,相關犯罪行為被查處後,涉案的企業被吊銷營業執照,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他的信用體系,他今後如果開辦企業將面臨重重阻礙。

  800元的“兼職”收入

  趙鑫鑫以為自己是在“兼職”。他初中畢業後外出打工,每月收入2000多元,不能滿足他的開支需求。偶然間,他在網上看到了一則兼職廣告。“招募電商夥伴”“三天賺幾千,包吃住”“無本買賣,專人指導,操作簡單,穩賺不賠”。在這些關鍵詞誘導下,囊中羞澀的趙鑫鑫主動聯繫了廣告發布者。

  對方告訴他,只需要等電話,然後根據指示,攜帶身份證與相關人員見面,就能得到幾百元的“工資”。趙鑫鑫報了名。

  沒多久,他參加了兼職方組織的“入職”培訓,現場有人模仿市場監督管理局和銀行工作人員向他們提問,教給他們怎樣應對。隨後,在專人陪同指導下,趙鑫鑫簽了幾個字,露了幾次臉,便順利辦理好了手機卡、營業執照、公司公章、對公賬户、U盾這一“證件套餐”。

  時間靈活、工資高、不用交押金……趙鑫鑫覺得這份“兼職”靠譜。此後,他又如法炮製,成為5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辦理了多個對公賬户。至於這些賬户的具體用途,趙鑫鑫卻始終稀裏糊塗,僅僅聽説是“賭場用來洗錢的”。每套800元的“工資”如約到賬,趙鑫鑫認為,這件事已經告一段落。但他並不知曉,自己辦理的對公賬户卡里,每天都會產生數額巨大的流水。當中一筆匯款來自同住天水市秦州區的宋明。

  2020年4月,宋明在網上訂機票時,收到了一條提示投保航班延誤險的短信,告知他,購買這種保險後,如因天氣原因航班延誤,“可以退300%的票款”。宋明決定投保,客服卻在電話裏表示,他是首次投保,需要繳納保證金作為個人信用擔保。然而,就在宋明匯入5000餘元後,對方卻銷聲匿跡。他報了警。

  接到報案,天水市公安局秦州分局刑偵大隊反電信詐騙中隊的公安民警迅速對轉入資金的賬户進行調查。他們發現,這筆錢所有的流轉賬户都是對公企業賬户,其中有一張本地的賬户卡在甘肅某商貿有限公司名下,其法定代表人正是趙鑫鑫。

  “每個賬户後邊都是成千上萬的受害者”

  “空殼公司”“法人年齡偏小,多為社會閒散人員”“存在批量開户行為”“不少資金流向境外”……通過細緻研判和走訪摸排,警方認為,這是一起涉嫌對公賬户銀行結算卡買賣的案件。此後,根據銀行卡信息以及實地調查,他們查詢到一個以陳某、蘭某等人為首的犯罪團伙,並逐步掌握了該團伙的活動軌跡。

  天水市公安局秦州分局刑偵大隊反電信詐騙中隊中隊長霍湧告訴記者,截至2020年6月23日,警方共抓捕犯罪嫌疑人25人,其中上線卡商4人,中介財務代辦人員6人,辦卡人員及出賣對公賬户嫌疑人15人。凍結資金賬户26個,現場繳獲涉案手機31部,對公銀行“5件套”6套,公章、營業執照等70餘件。

  僅在秦州區,就有9名年輕人像趙鑫鑫一樣,為了幾百元的“兼職”收入,不經意間成為電信詐騙的“幫兇”。據瞭解,他們當中年齡最大的僅有24歲。為了賺取“勞務費”,還有人將自己的同鄉、同事“拉下水”。

  然而,這羣年輕人僅僅處於電信詐騙“黑灰”產業鏈的最末端。據警方介紹,他們上面還有一些上級卡商。整個產業鏈的運行環節包括準備資料、註冊公司、開立賬户、倒賣賬户、被犯罪團伙用於詐騙或洗錢。上游是非法買賣對公賬户的中介,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招募所謂的兼職人員,集齊對公賬户“5件套”;下游則是批量購買這些對公賬户的犯罪團伙,他們一般都身處境外窩點,通過一些網上轉賬操作,就能將原本用於企業之間資金往來結算的對公賬户,變為電信詐騙和洗錢團伙的高級犯罪工具。

  根據介紹,此類犯罪團伙一般實行“不見面”交易,從業人員不僅會頻繁更換手機號碼、社交賬户,就連快遞收件地址都會填寫一些中轉站,之後直接發往境外。後期使用這些賬户卡時,還會通過小額轉賬來“試卡”,每個賬户的使用週期也會隨時調整。

  這無疑增加了警方偵查的難度。“每個賬户後邊都是成千上萬的受害者,涉及多種類型的案件。”霍湧説,行話裏實現資金“洗白”、抽逃的對公賬户被稱為“水房”,“因為它容量大、速度快,從中舀出一瓢水,幾乎很難被察覺。”霍湧和同事分赴四川、湖南、廣東等5個省17市,連續走訪了100多家銀行,並在一個上級卡商的家鄉蹲守多天,才撥開層層謎團。

  多部門“重拳打擊” 青年需提高警惕

  近些年,對公賬户買賣案件並非個案,相關報道顯示,廣州、揭陽、泉州、武漢、長沙、哈爾濱等地警方已先後開展打擊電信詐騙“黑灰”產業鏈條違法犯罪活動,凍結涉案資金上千萬元。

  重拳打擊之下,該類犯罪行為依舊屢禁不止。霍湧分析原因,一方面,在於高額的回報率,前期投入數百元的人工費,幾經轉手後,一套賬户資料可以賣出上萬元的高價,有人為此“鋌而走險”。另一方面,國家推進“放管服”,註冊企業的門檻有所降低,別有用心的人從中鑽空子。

  甘肅某市場監督管理部門登記註冊人員張帆告訴記者,為優化營商環境,提高辦事效率,企業註冊登記推行“無紙全程電子化”辦理。申請人只需在政務服務網註冊賬號後進入市場監管服務平台,下載“掌上註冊通”App,進行身份認證,填寫企業註冊登記相關信息,並上傳《市場主體(經營場所)登記申報承諾書》、股東會決議、企業從業人員花名冊、任職資格審查意見、住所使用證明等資料,提交所在轄區登記註冊部門受理,就能在兩三天內領到營業執照。“這一過程中,由於實地審核量大面廣,工作人員不會對企業的實際經營地址進行核實,更多的還需依靠企業法人的承諾和自律。”張帆説。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銀行工作人員也坦言,銀行會通過上門核查、調查工商信息、查看税務信息、查看實控人年齡等舉措來杜絕涉及銀行對公賬户的詐騙行為。但現實中一些代辦中介很瞭解銀行流程,有一套應對銀行審核的做法和手段。

  伴隨監管力度的逐步加大,當前多部門已經形成合力,把嫌疑對公賬户源頭管控作為遏制電信網絡詐騙犯罪的重要着力點。

  張帆告訴記者,如今,一家新公司在登記註冊後,“企業開辦(註銷)一網通辦”平台就能同步完成税務登記、銀行開户、社保、公安刻章的備案手續,經營範圍中的監管工作也會同步推送到各個監管部門。市場監管部門會定期聯合其監管部門藉助“雙隨機一公開”平台進行抽檢,並將抽檢結果在國家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進行公示。

  多家銀行也收緊了對公賬户的開户審核。前述銀行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銀行內部系統會抓取長期未結算的或結算異常賬户的數據,並將這些信息提供給公安機關。

  公安機關也在採取措施,提高公眾對此類詐騙行為的知曉率。但要真正杜絕這一行為,霍湧表示,不僅要形成多部門聯席制度,也要廣大年輕人擦亮雙眼,在拿不準的情況下及時諮詢相關部門。吳英鵬律師建議學校、家庭等加強相應宣傳教育,避免青少年被不法分子利用走上犯罪道路。(文中趙鑫鑫、宋明、張帆系化名)



觸屏版 | PC版

© 中國警察網